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等待

西山的玫瑰已经开了,东桥上的灯火也还亮着。
今年的天气还是那么多变,很快又要到上一次的时间。
我们都变了那么多了,谁还认得出来呢。
也就是某个不知名的土丘上潺潺而下的水流还有些印象吧。
关于一个久远又不久远,美好又不美好,阳光灿烂又乌云密布的日子。
关于一杯汽水和一碗酒,关于相遇和离别,关于春天和夏天。
关于一个人,或者是两个人。
我都快要忘记了。
你一定已经忘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