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不义】RED SUN(短/一发完)

-别担心,并不虐

-并没有互相谅解

-他们并不属于我

-仅OOC才属于我


  “我不会停止憎恨。”他抬起头看着对方。

    发出的声音尽管在牢笼中被重重枷锁束缚着无法传出,但是光线却一如既往的自由。他知道对方能看见自己,也知道对方会读出它的意思。

    对方也的确读懂了。

    如此默契,正如曾经。

    但即使读懂了,站在遥远的玻璃之后的那人也依旧没有什么动作。他只是沉默地看着,像是在沉思,又像是陷入了一段漫长的回忆。

    “克拉克。”许久之后,那人只回答了这一个名字。

    但他听不见对方的回答,遥远的距离使得他也看不清对方的唇语,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能目视千里,耳听万疆的神明。

    “我不会停止憎恨。”他只是重复这句话,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对方已经转身离去了,他仍在那人的背后徒劳地咆哮着最后一遍:

    “ 我永远不会停止对你的憎恨,布鲁斯。”

 

    随着蝙蝠侠的离去,曾经的人间之神知道,一扇又一扇的门会被开启又关上,而如今的他即使决眦远望,也看不到门后的景象。

    囚室归于一片死寂,虽然原本就一片死寂。

    红太阳的光线照耀着这方寸的牢笼,似乎能让人错生出温暖的感觉。而对于超人,这只不过是像极了他热视线结束时会短暂出现的景象。

    万物都一片血红。

    过去的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这一点小小的后遗症,因为这景象通常很短暂,持续两三秒就会消散,即使当他长时间使用热视线时也不过停留10秒左右。这并不会对战斗造成什么过大的影响,也就没有广而告之的必要。

    但正因为这个小小的缺点,在战斗时他往往会避免使用热视线。因为血红色的世界看起来透露着深刻的绝望感,也给他带来了恐惧。

    他不想看见自己守护着的人们,被这种颜色所笼罩。

    队友们都从未问起他为何在战斗中不使用热视线,他们也许只当这是种个人喜好,也许是没有发觉,也许是认为这是他的选择,无论如何,他感谢队友们的贴心——这种恐惧他实在是难以启齿。

    后来的他没必要告知别人这一点,因为那时他已经开始在战斗中屡次使用热视线。他再也不惧怕那一点红色了,因为他的双眼一直被那种色调所笼罩。

    被露易斯和他的孩子的血所笼罩,被小丑的血所笼罩。

    被憎恨所笼罩。

    即使小丑的心脏因他而冰冷,即使那么多人站在他的身边,即使那么多反抗他的人在他手下陨落,即使他如今被关在这个红太阳囚室,他的憎恨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消退。

    因为布鲁斯,他想,因为布鲁斯与小丑玩的“游戏”,因为布鲁斯没有站在他的身边,因为布鲁斯还未死去,因为此刻他被拘束在这方寸之间,而布鲁斯在他目不能及的地方感受阳光,所以他的憎恨不会消退。

    红太阳的光芒照耀进氪星遗孤湛蓝如天空的眼眸中,明媚的红色像是曾经大都会的上空飘扬的红披风。

    像是那么多人曾热爱的希望。

 

【“超人,离我远点,你的制服看起来实在太热了。”】

【”B,事实上,我们一般管这个感觉叫温暖。“】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