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三尺之岸【全文完结】

✔直爱弯
✔百合注意
✔BE预警

【1】
张路知道赵雨是个弯的。
开玩笑,她们初中就认识了,同班了六年,做了五年的挚友,所有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她都知道了个遍。
所以她也知道,在这个素来“开放”且“烂漫”,处处散发着青春期无处挥霍的躁动不安的学院氛围里,几乎人人背后都藏了一段或酸或辣的感情史,唯独赵雨这个人,散发着单身的清香,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埋头学习,仿佛励志考取清华北大,走上成为人生赢家的通途。
张路在枯燥的历史课上偷偷和男友发消息的时候,赵雨在学习,张路和前男友一刀两断的时候,赵雨在学习,张路带着新男友在体育课上打了一节课篮球的时候,赵雨抱着课本,坐在洒满阳光的碧绿操场上,继续学习。
张路在投进一个三分球之后,目光没从篮球上收回来,就随着篮球的下坠,一不留神看倒了穿着白色夏季校服的赵雨认认真真地在看书。
要不是知道赵雨曾经喜欢过别人,她真的会怀疑赵雨其人并非心智健全、精力旺盛、蓬勃向上的高中生。
所以,是的,赵雨喜欢过别人。
那是初中时,邻班的一个女生,相貌端正,品学兼优,为人开朗活泼,像是永不停止燃烧的温暖太阳。
初中毕业的那个晚上,赵雨在网上给她发了消息。

【2】
赵雨:我有喜欢的人了。
张路:??!
张路:真的?!
张路:谁啊!!是不是那天跟我一起打篮球那个男的?
张路:他这个人吧
赵雨:不是
赵雨:是个女生
赵雨:我该怎么办

张路抓着手机呆愣了几秒。

张路:你
张路:真的吗
张路:你先冷静一xi
张路:下
赵雨:真的
赵雨:我是不是
赵雨:你觉得我这样
赵雨:你还能和我做朋友吗

她的心脏突然就开始快速跳动。

张路:没事的!
张路:你别慌啊
赵雨:恩。
张路:你喜欢的是
赵雨:隔壁班的。
张路:我吗?
张路:噢。
张路:隔壁班的谁啊?

【3】
那天她们一直聊倒深夜,赵雨断断续续道出原委,无非是某天的阳光灿烂,她的笑容又恰好。张路看着手机上一行行跳出的文字,心里有点难受。并非因为对方非同寻常的取向,更是为她字里行间的落寞——那个女生在今天的毕业典礼上被她的同桌告白了,那个高个的男孩用时光俘获了对方的芳心。
张路花了几个小时,终于让赵雨走出了失恋的痛苦,也坚固了她们之间的友情。国中二年的余韵还没散尽,她满脑子的姐妹情深在此刻获得新生,她替赵雨守下这种惊天秘密,守得豪情万丈、义不容辞。
当然,那夜她的辗转反侧,除了火气上涌的热血,也是因为第一次知晓,女生也可以喜欢女生。
隔壁班的那位,马尾扎得高高的,个子不高不矮,皮肤也白,没有一点男生的样子,赵雨更是典型的女生,长长的头发绕过肩膀搭在胸前,眉清目秀,声音柔软又甘甜。
世界上不止一种喜欢。张路抱着这个刚学倒的知识,在破晓之时陷入沉睡。

【4】
升上高中以后,她们俩又在同一个班聚首,好姐妹的情感顺着时间线合理延续,在一个个课间里变得固不可摧,适应了高中突如其来的压力之后,随着春天的到来,恋爱的种子也随之发芽,旖旎的气氛侵入了课堂,在每一张传递的纸条上生根,而赵雨青春期的悸动却仿佛在初中毕业那一晚挥霍完了所有精力。
和第二任男友分了手的张路绕过大半个教室,赵雨身边的位置空着,它的原主正与人面红耳赤地争辩某角色战斗力的高低,于是张路大剌剌地坐了过去,偏头去看赵雨正在订正的数学题。
“怎么啦?我又有哪里写错了吗?”赵雨头也不抬。
“没,我就随便看看。这题我对了,要我给你讲讲吗?”
“你直接把本子给我好了,我可以自己看。”
“别啊,”张路把椅子往她身边挪了挪,“这题思路我特别清晰,拿本子多费劲啊我直接给你讲吧!你这里不能全分解开来,不然算起来很烦,你得把这两个合并,然后用个换底公式,就能解了。”
然后她就撑着脑袋看赵雨修改解题过程。
等到原先繁琐的方程终于被简明扼要地表现出来,赵雨终于舒了一口气 ,然后看向张路,“分了吗?”
她点头。
“恩,那种男的太差劲了。”赵雨拍了拍她的腿,“你也别太伤心了。”
“伤心到不至于,”张路把脸放在桌上,“他也没怎么对不起我,算是和平分手吧。就是,怎么说呢,有点不习惯。”
然后她转过脸:“你呢?”
“恩?我什么?”
“恋爱。你不会真的不打算谈吧?”
“哎呀,”赵雨低下头,“投入学习……这个……也挺好的嘛。”
张路伸手打了赵雨的肩膀:“说真的。”
赵雨摇摇头,看着张路满脸严肃,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干什么呀,把气氛搞得那么紧张。全天下不谈恋爱的那么多呢,多我一个又不会怎么样,好啦好啦。”
她说着便推推张路,轻轻地摇晃她的身体,于是张路也绷不住表情,跟她一起笑起来。
“那这题的答案是不是这个呀?”赵雨把作业本移向张路。
“你还写啊?”她一把抓起赵雨,“出去吹吹风吧,教室里闷死了。”
于是她就这样握着赵雨的手腕,拉着她走出了教室。
临近夏日,下午的风吹得各位怡人,赵雨倚着走廊跟她聊起昨晚的综艺,她一边附和着某位男星的帅气和某位女星的身姿,一边又觉得,面前这个人的手腕,真是细得过分。

【5】
这一年的艺术节将近了,还有两个星期,就能给他们带来一次短暂的解放。
赵雨出乎意料地被同学们推出去参加演出,她推脱的说辞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情绪高昂地摩拳擦掌的同学们压了下去,学习之余难得的放松让他们个个精神百倍,气氛一扫往日课堂上的阴沉,少年人的生气蓬勃在这方小小的天地。
“她歌唱得特别好!”始作俑者的张路隔着几条被课桌分开的走道大声喊,带起一批起哄的声音。
“去年合唱的时候我们都见识过了对吧!就决定是你了!”她的目光穿过走道,带着得逞的笑意看向赵雨。
于是她也不甘示弱地喊起来:“那张路也可以参加!她舞跳得也特别好!”
教室又爆发出大笑,青春期的少年们狡黠又单纯地陷入快乐之中,吵吵闹闹又肆无忌惮地撺掇着张路也参加表演。
于是她们一边叫着“此仇不共戴天”,一边在纸上签下两个相邻的名字。

【6】
高中的生活过于充实,两个星期仿佛转瞬即逝。
“谁敢拍照试试!”艺术节当天,换好衣服的张路恶狠狠地冲着班上威胁,引来一阵演技浮夸的哀嚎和发自肺腑的大笑。
然后她又转过身,把装着校服的袋子塞到赵雨手里:“要拍照只准赵雨拍,让你们拍我又要多十几张表情包!”
“哇你们,gay里gay气的!”
“真的,祝你们幸福。”
“我要上场了不跟你们吵了,”张路从临近走道的座位上站起来,跨出去一步又回过头叮嘱:“不准乱拍啊!”
“行啦你快去吧,不要挡着后面的人啦!”赵雨推了推她的手臂,“你就台上监督我们拍没拍照好啦!”
“没事,你能拍。”张路边走边说,“记得给我拍好看点!”
张路跳的是某个人气组合的新舞,节奏强烈,动作夸张,但是难度不算太高,为了适应单人的表演,张路稍微改变了一些舞姿,也删减了一些幅度过于大的动作,使得整个舞跳起来不至于那么费劲,于是也有了功夫看一眼班上的人有没有坏笑着拍自己的表情包。
然后她就看见赵雨抱着自己的袋子,举着手机,认真地在看她跳舞,在给她拍照。
明明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就是能看赵雨闪闪发光的双眼。
背景的音乐终于停下了,张路给台下鞠了一躬,然后跑下台,跑回赵雨身边的座位。
她拿回自己的校服,也接过赵雨递过来的水杯。
“辛苦了,给你拍好照片啦。”她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等下发给你。”
“大厅空调开得有点低,”她又说,“要不你现在就去厕所把衣服穿上吧?我节目还有一会儿,可以陪你一起。”
“等等吧,”她喘着气,“我现在有点累。”
真的有点累了,心脏跳的节奏快得不行,声音如雷贯耳。

【7】
等到张路换完衣服回来,正好赶上赵雨的节目将要开始。
她从前门进大厅,给站在一边等待上场的赵雨竖了个大拇指,看着赵雨笑起来,才走回自己的座位。身边的位置空荡荡的,它的主人正走上台阶。
赵雨没换下校服,就穿着蓝白色的春秋装站在台上,拿着话筒站在灯光下面,蓝白色反射光的能力很强,使得赵雨在台上,像是在发光。
张路看见赵雨握了握话筒,然后音乐响起来了。
她听见赵雨唱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里慢慢跟着下一句“心悦君兮君不知”。
她一向知道赵雨的声音好听,柔柔弱弱像是江南的烟雨,此时却突然觉得,她像黄河又似长江。
赵雨看向她了,明亮亮的眼睛往向了自己,于是她便输了,黄河决了堤,长江冲了坝。
张路站在仅剩三尺的岸上沉思良久,在赵雨向自己微笑的那一刻决定跳进这洪水中。
跳得豪情万丈、义无反顾。

【8】
张路料定自己是喜欢赵雨了。
这个结论的得出没她想象中那么困难。
艺术节后的那晚,她躺在床上,回想起的尽是赵雨的样子。
绕过肩膀搭在胸前的长发,矮自己3厘米的身高,细瘦的手腕,靠近她时清凉的温度,和她靠近自己时飞快的心跳。
这个结论得出后的结果却比她想象得可怕。
她战战兢兢地捧着那颗飞快跳动的心,迟迟不敢把它捧出去,交到那个人手里。
她们做了五年朋友了,相互侵入对方的生活五年,终于停在了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她不愿意后退一步,但更不敢多迈进一步。
汹涌的洪水冲刷岸边,翻飞碎裂的水珠,仅仅三尺的干岸牢牢停驻在那里,洪水不打算屈服于它,也没能力吞噬它。
张路紧闭上双眼。

【9】
赵雨在抱着书从教室走向操场的时候,被张路拦住了。
“你不是早就跑下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呀?”赵雨看着她。
张路顺手拿起赵雨抱在胸前的练习簿。
“怎么啦?”赵雨抬头去看张路,“不高兴?”
“没。”
“那你倒是说话呀!”
她们边慢慢地走,边慢慢地聊,天上的云突然就飘得很慢。
“你还喜欢女生吗?”张路突然很小声地说。
赵雨被这话题吓了一跳,张路不是没有在意过自己性取向的事,但这是她第一次问得那么直接,赵雨心里打鼓,总觉得这次对话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于是她很诚实地说:“我不知道了。”
她见张路很惊讶地停下来回过头,于是拉着她的手臂往前走了两步才开口:“因为,你看呀,我现在又没有喜欢的人,而且我也不打算喜欢人了。”
担心张路误会,她又马上接着说:“暂时啦暂时,虽然大家都当做玩笑,但是我还是觉得现在好好学习比较好。非要说的话,我可能以后还是会喜欢女生吧,”她的神情逐渐变得更加温和,“不是说初恋给人的影响特别大嘛。”
没有听到回应,赵雨疑惑地看向张路,才发现从刚才起,对方就一直低着头看着手臂一言不发,于是她好笑得又拍了一下张路的手臂:“好啦,你总不至于现在才反应过来我的问题,打算疏远我吧?”然后她又故作惊讶,“还是说你担心我会喜欢上你呀?放心啦我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
张路终于恢复了常态,毫不留情地打了一下赵雨的背,笑着骂她:“你是不是看不起我的魅力!”
她的手臂还是凉的,带着一点点赵雨的体温。
她的热血也稍微冷却了,带着她绝不会说出口的一点点的青春期的躁动。
她和赵雨并肩走出教学楼,走向阳光笼罩的操场。
她手里还拿着赵雨的练习簿,她手里还攥着一颗给不出去的心。
“再热的水,放久了都会凉的。”她安慰自己,然后和赵雨分道扬镳。
她去寻一片阴凉的去处,她去找一片挥汗的场地。

【10】
高中毕业的那天,张路拿着手机抓耳挠腮了几个小时,聊天界面停在和赵雨对话框上,显示的时间还是两天前。
这是最后了,她对自己说,我们不会去同一个大学,所以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也许她会接受我,也许我们两情相悦,也或许,她会拒绝我,然后我们……
她没再想下去。
黯淡的屏幕突然亮了。
张路划开手机,看见赵雨发来的消息。
她说:“毕业快乐”。
于是张路也回了一条:“毕业快乐。”
手机屏幕又暗下去,并且没有再亮起来。
张路又划开它,打了四个字上去,又一个个删除,换成两个字,然后又删了。
她还是什么也没敢发,就留了两句空荡荡的“毕业快乐”,交相辉映。

【11】
我喜欢你【删除】
再见【删除】

【12】
张路知道赵雨是个弯的。
她知道很多关于赵雨的事情。
直到她们高中毕业。

【0】
只有张路知道赵雨是个弯的。
但是大家都知道张路是直的。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