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万里墙头一jio跨。
万年不动笔,饥荒五百年。
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职业智障选手。

道士

✔全是自我臆想
✔没有什么干货
✔错漏百出
以上预警
————————————————————————

世人都说凡尘好,我便下山入凡尘。
凡尘里熙熙攘攘,皆为利而来复往。
我下山前听善男信女们笃定凡尘何其害人,却又见他们一个个义无反顾转头入凡尘,一步不回头,前来观里求的都是凡尘的苦少多甜。
我问他们,凡尘那么苦,何必回去。
他们说,苦是苦,可凡尘好。
我便不解,我便迷惑,我寻了师父,问他凡尘到底是什么,我上山上得太早,人间的苦辣酸甜我浅尝辄止,实在看不太透这迷雾重重的山下风光。
师父抬起眼皮看我一眼,复又合上,一甩道袍,对我说:想知道就自己下去看,问我做什么。
我说:师父啊,奇闻怪志里都说下了山的人都回不去山上,...

我们是如何在死亡边缘进行哲学讨论的

_

——————————

我走上天台。

那里有一个人。

显而易见,他是来自杀的。

除了自杀,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迫使一个人独自走上荒废已久的天台,并且站在栏杆之外呢?

我走近他。听到脚步声后他猛然回过头,甚至下意识往前走了一小步——离死亡不远了,就差几厘米。

“你好。”我向他打招呼,以表现我的礼貌,也为我刚才可能差点害死他而暗中道歉。

虽然并不是我的错。

我小心翼翼地翻过栏杆,走到我常呆的位子上坐下。那个人似乎有些提防我,一直紧盯着我不放,但又似乎在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我想大概应该由我来打破沉默。

“来自杀的吗?”我说。

那人又被我吓到了,余光中可以看到他握紧了栏杆,然后又迅...

归宅

_

————————————

我初见吴先生时,他年纪尚小。

人说不老不死的,都是精怪,我靠着烛火细细品了一遍这话,给自己定了性质:精怪。

这怪不得我草率,我已经记不得自己是谁,又从哪来,又到哪去,哲学里仨问题,我连一个抖机灵的答案也回答不上来,感觉就像是一睁眼就在这世道上晃悠,从这儿来,往那儿去,只差具体坐标不明确,脑子里塞满常识,肚子里空空如也,一双腿一刻不停,从一条大道走往下一条小道。

吴先生就是被我搁小道上碰见的。

那时他是真年轻,娃娃样子,蹲在被雨打湿的街边,脚下是坑坑洼洼水泥地,拽着一颗玻璃弹珠。

吴先生说:老头!

我心说:呸!我皮相年轻着呢!

虽说这一句老头把我气...

我曾……

_

——————————

救世主回到家了。

他把自己残破的宝剑挂在床头。救世主就是用这把剑插进了魔王的心脏,驱散了萦绕大地数年的阴霾。

他把自己和伙伴们的画像放在了床头柜上,画像里的一张张笑脸,如今死的死、伤的伤,救世主的衣服下面也盘生着无数狰狞的伤疤,他现在还能拉开自己的袖子,指着其中的一条,给慕名前来的村里的孩子们讲他的冒险故事。

他的枕头下,压了一块艳红的丝帕,他至今还记得公主把丝帕塞进自己手里时通红的面颊。

他扔掉了所有的旧衣服,毕竟几乎没有一件衣服还能穿了,有几件上沾染了层层的血迹,早就洗不干净了。他扔掉前,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衬衣看了很久,他记得自己是穿着这件衣服,与魔王...

三尺之岸【全文完结】

✔直爱弯
✔百合注意
✔BE预警

【1】
张路知道赵雨是个弯的。
开玩笑,她们初中就认识了,同班了六年,做了五年的挚友,所有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她都知道了个遍。
所以她也知道,在这个素来“开放”且“烂漫”,处处散发着青春期无处挥霍的躁动不安的学院氛围里,几乎人人背后都藏了一段或酸或辣的感情史,唯独赵雨这个人,散发着单身的清香,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埋头学习,仿佛励志考取清华北大,走上成为人生赢家的通途。
张路在枯燥的历史课上偷偷和男友发消息的时候,赵雨在学习,张路和前男友一刀两断的时候,赵雨在学习,张路带着新男友在体育课上打了一节课篮球的时候,赵雨抱着课本,坐在洒满阳光的碧绿操场上,继续学习。
张路在投进一个...

啥事都得讲理的鬼和人的故事。
重点在搞笑虽然并不好笑。
可能还会继续吧,虽然可能性略低。
提下,鬼生前也是男性。
希望他们能相爱吧。

花吐症

♦不一样的花吐患者
♦bug贼多,经不起深究
♦我是智障

他发觉自己开始吐出花。

连着根茎叶一起吐出来,长长的一条花划过食道,又痛又痒。

他把花栽培在地里,在公寓楼前的空地扒开一片杂草,把不知名的花根埋进去。

这不好,他想,这不是很唯物主义。虽然我身体里的元素大概能够组成一朵花,但是这是不应该的。

哪个人的身体会造花呢?

他上网查了一下,这似乎是年轻人们脑海中想象的疾病,带着非同寻常的浪漫和悲剧色彩,深受喜爱。

开什么玩笑。

他没去求医,不然说不定会被送进精神科。

然而在他吐出第二朵花的时候,他还是决心去医院,为医疗事业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他挂了五官科,五官科又转到内科,兜兜...

终于轮到我来拯救世界9

十三、

“你认真的?”莫宇拉过周言问,“你上一次的成绩只是到第6个啊。”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次应该起码能上20。”

“你不是在逗我吧?你的分析我都快做好了,你没什么可能突然就那么强的啊。”

“那是我上一次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实力!算了你等着看吧,麻烦你再做一份新的分析了。顺便,把我武器给我,上次放在你这里了。”

“哦。”

说罢,莫宇从一堆武器里找出周言的剑、匕首和手枪递给他。周言盯着剑看了一会,叹了口气,还给了莫宇。

“不要了?”

“不要了,”他看着远处和赵秦安聊天的张宏泽,“不想和张宏泽的角色形象重复。况且我用剑根本没她帅。帮个忙,把匕首换成刀吧,这个实在是太短了。”

不必...

无人应答1

【我独自站在点头娃娃面前,对它说了一下午的话,等风吹过它就会点头,对我做出应答,直到有人走进店里,买走了它。我沉默地看着我一下午的朋友离我而去,然后我也向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小店。】

这是一个我所不知道的世界。

普普通通的一天过去,躺在床上陷入沉睡,以此放松一天的劳累,然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海里。我惊恐地在四下张望并挣扎的同时大声呼救,接着发现,我没有任何不适。

或者准确地说,没有任何感受。

没有手在海水中挥动得到的阻力,没有被海水浸泡的寒冷,没有海水对于我裸露的眼睛的刺激,没有湿漉漉的衣服粘在身体上的感受,甚至,没有在水下无法呼吸而带来的任何不适。

我没有在呼吸。

起初我以...

终于轮到我来拯救世界8

十、

因为炸弹的缘故,张宏泽总算成功的战胜了第六个怪物,开始面对第七个了。她一改之前游刃有余的状态,开始变得认真而专注。

不出所料,怪物变得更加大,但是速度并未增加,张宏泽选择先投掷几个炸弹试一试。谁能想到怪物立刻就消散了。她不解地回头看着莫宇。

“这个炸弹的威力这么大吗?”

“不是,可能是你恰好打中了它的弱点,弱点被打中它就很容易死。”

“我以为弱点都是像头部或者正中心的地方?”她皱眉,“这次它躲得太快只是炸了边缘地区。”

“不是,弱点的地方是随机的。”

“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吗?居然就凑上来让我炸?”

“过分保护弱点不是更加容易被杀吗?况且这是模拟的填罅,没有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