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终于轮到我来拯救世界9

十三、

“你认真的?”莫宇拉过周言问,“你上一次的成绩只是到第6个啊。”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次应该起码能上20。”

“你不是在逗我吧?你的分析我都快做好了,你没什么可能突然就那么强的啊。”

“那是我上一次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实力!算了你等着看吧,麻烦你再做一份新的分析了。顺便,把我武器给我,上次放在你这里了。”

“哦。”

说罢,莫宇从一堆武器里找出周言的剑、匕首和手枪递给他。周言盯着剑看了一会,叹了口气,还给了莫宇。

“不要了?”

“不要了,”他看着远处和赵秦安聊天的张宏泽,“不想和张宏泽的角色形象重复。况且我用剑根本没她帅。帮个忙,把匕首换成刀吧,这个实在是太短了。”

不必多说,前四个自然都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而第五个的出现开始让周言有些紧张,上一次解决第五个只是碰碰运气,这一次要靠实力了反而很没底。

更何况自己刚刚说完那样的大话,简直就像立了flag一样。

刚才谁说不在意强弱的,他想,我要给他两巴掌。

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

和预料的一样,怪物伸出了躯干攻击自己。依旧是以直线攻击过来,起码暂时和分析的没有出入。这么想的同时,他侧身并且顺手开枪,反正没有子弹,能开几枪是几枪。之后,怪物应该会从身侧攻击,左边的可能比较大,毕竟左边更近。

完美,果然是左边。那正好,蹲下能避开这一击,继续开枪。然后怪物该从上面攻击我,左转跳开,拿刀斜砍下它的一部分躯体,跑到它另一侧,有大约十秒的时间能让我开枪,拼手速的时候到了。

“才三枪就挂了。”周言看着手里的枪自言自语,“这让我怎么测手速?”

但是在第五个上获得的成功还是让他稍微放下了心,安心面对第六个怪物的到来。速度虽然变快了,但是套路还是一样的,按照之前的分析,周言仍然平稳地战胜了它。

其他人都看得相当平静,毕竟他们每一个人都战胜了两位数的怪物了,对于前十个怪物的战斗并不至于兴致高昂,但是对于莫宇而言,这次的战斗却非比寻常。

前一次的模拟中,即使不查看数据,通过普通观察都能发现周言根本是个毫无战斗经验和天赋的人,所有的攻击都是随意施展,显得凌乱不堪,而且手忙脚乱,毫无章法。莫宇不便明说,但也的确是知晓这个人并不能在短时间内有太多的提高。但是短短一天时间,他突然就变得游刃有余,对于战斗仿佛得心应手一般,每一个动作都极其流畅而简洁。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也许是像众多小说和漫画里所描绘的那样,周言突然获得了高人的帮助,或者他的体内潜藏着什么绝世高人的内力?

又或者,覆盖在他灵魂上的白颜料碎开了?

难道说,周言之前根本是在玩自己?

周言根本不知道此时的莫宇在顾虑些什么,他还是专心地一边攻击和防御,一边观察着怪物的一举一动。

真™累,周言想,真羡慕他们打架不带脑子的人。

虽然很累,但是此时的周言已经勉强地撑到了第14个怪物了,这也就意味着,他不再是垫底了。

完美。

这样想着,周言的全身上下似乎又一次爆发出了无尽的能量,大脑再次飞速运转,手脚也再次变得灵活起来。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就如同回光返照一般,不多时,即使不愿承认,但是他的体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继续按照自己的规划运用身体,头脑也显而易见得开始疲惫,倦于思考。

他左手甩了甩枪,强行使用不是惯用手的左手让他感觉有点吃力。“真的累得不行。”他小声地说,然后转身去看围观群众,大声地询问他们:“这是第几个了?”

“20个了。”

周言突然激动了起来,这是千载难逢的时机,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数字,这些人,天时地利人和,堪称完美。他强压住内心的兴奋,面上波澜不惊地开口:“那刚好,不打了,毕竟比你大,超你一个就好了。”同时他的内心却在尖叫:“这个逼装得我要给自己满分!”

着急什么,以后有得是机会装。

十四、

事情和预想的永远不会一样。这是许多人经历人生小起小落或是大起大落之后,总会发自内心得出的一个结论。

事实证明,这个结论是对的。

毕竟谁也想不到,发火的会是莫宇。

朱决握紧拳头正打算就周言刚刚的话来一场翻天覆地的争吵——甚至是斗殴——时,莫宇向前一步已经冲上去开骂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昨天是在玩我吗?!明明有实力你却不表现出来,这是刻意增加我的工作量吗!你有什么意见你可以提出来,大家一起商讨解决,你为什么非要用欺骗这么恶劣的手段呢!拯救世界不是说说而已的,你这么漫不经心,迟早是要出问题的!你&¥#2@!#%*……”

感觉像是被教导主任揪住了一样。周言现在内心有点绝望。

装逼虽好,可不要贪装。

“总而言之,”张宏泽决定站出来主持大局,可能是看腻了这场闹剧,也可能是回想起了被教导主任支配的日子,“先冷静下来说清楚好吗,你们这样搞得我们很难办。”

赵秦安和朱决点了点头。

于是莫宇不顾及周言的苦苦阻挠,把一切全盘托出,顺便暴露了周言第一次练习在第六回就跪的事实。

所幸大家的注意力似乎不在那上面。

“真是个恶劣的人,强行增加别人工作量。”“这种行为不是很恰当吧……”“恕我直言,你这种人在电视剧里活不过三集。”

在一片声讨声中,周言迫不得已自己洗白自己。

“我没驴他。我第一天的实力真的就那么点,天地可鉴。你们就非要我承认自己弱,这才叫过分。”

“那你今天为什么战斗得这么熟练!”

“打死白学家!”

“啊?”

“不没什么,是这样的,我昨天打完以后很不甘心,别笑,谁都会对那样的成绩不甘心的。然后我就一直在思考该怎么动手才能炸它妈。就像是,脑内一直模拟怎么战斗,我思考它每一步动作我要怎么化解,怎么借助它的动作来殴打它,刚才看你们打的时候也分析猜测了一下,然后,就这样了。”

“有点道理,”莫宇说,“但那也不应该啊,光是想想怎么可能真的能付诸实践啊?你还是在耍我是吧!”

“都说了没有。我真的就那么弱。我只是经常想着用这种方法撂倒所有我看不爽的人而已。”

死一般的寂静。

“我个人姑且是相信你了,但是,你还真可怕啊。”张宏泽说着离周言又远了一些。

赵秦安不动声色地跟着张宏泽远离他。

朱决的关注点就很清新脱俗:“你这叫什么,脑洞侠吗?”

“主角你有什么脸给我起外号?”

“我叫朱决!这是以血一样的朱红为誓的决意之名!”

“你这根本就是为了证明你和漫画主角一样吧,中二病。”

“你想打架吗!”

“来啊怕你。等等!!别踩我修正带!!”

……

莫宇拿着他的平板盯了很久后再次抬起头,看到的就是这样景象,他选择的其中两位救世之人正进行着毫无营养的对骂,而另外两位一边看好戏一边聊天。

这个世界真的能够被拯救吗?

十五、

“总之先不要吵了,明天抽空我们去楼下一趟。”

周言暂时停下了争吵:“什么楼下?这地方还是个双层的小洋房?”

“不是这个意思,你为什么会想到洋房?”莫宇盯着他的平板,“就是指鬼层,我们需要下去一次。有点工作需要去办一下。”

“出差?我们也得去?我们还没做好准备啊,再怎么说我们也不是职业打架的,一点缓冲都没有啊。”张宏泽提出了意见。

“即使是怀抱着拯救信念的我,也觉得这样不妥当。战争的号角不该如此快地吹响。”朱决表示了赞同。

“是的。”赵秦安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外交。”

“早说啊我们当然会去!”“我也想看看别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呢。”“我将不负这英雄之名,给他们带去希望!”

“有点意思。”周言附和,“但是你外交带上我们干什么?靠人数取胜我觉得不太合适。”

“不是这样,鬼层的情况有点特殊,我起码要保证我的安全。”莫宇看着平板头也不抬地阐述着自己的观点,直到一片寂静迟迟未散才意识到不对,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几个人,面色凝重地再次开口:

“把你们幻想的那些情节忘掉,鬼层只是个名字,真的不会有鬼的。”

气氛似乎一下子变得稍微轻松一点了。

“可是,”赵秦安说,“按照你所说的,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对于我们而言,鬼层的人不应该都是鬼吗?”

更加寂静了。

“这个问题就不要深思了,总之明天你们尽量抽出一些空闲,穿得至少体面一些。比如周言这样的居家服,这就是不合适的。”

周言的内心波澜不惊:“哦,那你要感谢我前天拖鞋坏了而新的还没寄到,不然我今天就是穿着拖鞋来了。”

“那么明天大概早上八点左右我会传送你们,在那段时间请尽量保持站立姿以免发生今天的意外……算了,明天到时候我会去接你们。应该没什么别的事情要说了,武器如果不方便带回家可以放在我这里,大家最后再检查一下有没有忘带什么东西。”

张宏泽给出了中肯的评价:“我觉得你像班主任。”

“实不相瞒,为了了解怎么和你们这个年龄阶段的人相处,我旁听过几节班会课,受益匪浅。”

“你看起来也没和我们差多少岁,”周言拿着修正带走过来,“最后一个走的人是不是要关灯锁门?”

“这里没灯也没门,直接走就好了。”

“就像你说的,这里没门,你叫我们怎么走?”

莫宇恍然大悟。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