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终于轮到我来拯救世界8

十、

因为炸弹的缘故,张宏泽总算成功的战胜了第六个怪物,开始面对第七个了。她一改之前游刃有余的状态,开始变得认真而专注。

不出所料,怪物变得更加大,但是速度并未增加,张宏泽选择先投掷几个炸弹试一试。谁能想到怪物立刻就消散了。她不解地回头看着莫宇。

“这个炸弹的威力这么大吗?”

“不是,可能是你恰好打中了它的弱点,弱点被打中它就很容易死。”

“我以为弱点都是像头部或者正中心的地方?”她皱眉,“这次它躲得太快只是炸了边缘地区。”

“不是,弱点的地方是随机的。”

“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吗?居然就凑上来让我炸?”

“过分保护弱点不是更加容易被杀吗?况且这是模拟的填罅,没有自主思维的。不过我也不清楚真正的填罅有没有自主思维,等我们见到的时候可以抓一个来研究一下,怎么样?”

“好主意。放下一个吧。”

这一次张宏泽并不是专注于攻击一个点,而是四处攻击,抓到空隙就用剑尽可能多的在怪物身上划,试图找到它的弱点之处。她逐渐适应了战斗的快节奏,攻击和躲避都变得熟练。有时她能够找到弱点,简单地结束战斗,更多的时候是长时间的战斗,她消磨着怪物的防御力,最终使之消散。

而旁边的他们从一开始紧张地围观,逐渐变得散漫而冷静,甚至生出了不耐烦的情绪。张宏泽越战越勇,毫无倦意,而战斗速度之快,让身处战争之外的他们看得眼花缭乱,周言打着哈欠坐在地上,赵秦安在一边研究着步枪和刺刀,莫宇强打起精神看着战斗,毕竟他还要对结果进行分析。

张宏泽终于不打了,她摆摆手,擦着汗对莫宇说,“不打了,没力气了。”然后自顾自地席地而坐,把剑随手一扔。

她战胜了27个怪物,真是惊人的战绩。

莫宇充满钦佩地看着她,然后回头看向赵秦安,她已经拿着枪站了起来,示意已经准备好战斗了。

“其实根本没有准备好啊。”她面对着第三个怪物悄悄的说。

步枪对于赵秦安而言实在是过于笨重了,消灭前两个怪物已经快要耗尽她的力气。枪支本身显然比真正的枪要轻很多,几乎就像玩具店里的假枪玩具一样重量,毕竟它根本不需要火药和精密的内里,它只是一个释放“魔力”的媒介,但是赵秦安还是有点撑不住,她感觉到肩膀有点疼痛。

最好能一枪一个,快一点解决它们。她想。

然后她对准怪物开了一枪。

怪物消散了。

“咦?”大家都有点惊讶。

“我这是刚好打中它的弱点了吗?”她发问。莫宇看了看她手中的步枪,“有可能是,但是你的枪的威力的确也比其他人的要大很多。”然后他拿出了一个像是平板一样的东西,盯着看了一会以后说到:“我看了一下,你应该的确是打中了它的弱点。顺便一提,你之前的两枪也恰好打中了它们的弱点。”

周围一片惊呼,就连朱决也抬头看了她一眼。

“大概是我今天运气好吧。”赵秦安又低下了头,抚摸着步枪的手指有点颤抖。她现在感觉有点紧张。

莫宇真的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心想,他就不知道这样的话烂在心里比较好吗?这样说出来大家都会很尴尬的。

她深呼吸。祈祷自己的运气起码再撑一轮。刚刚被说了这样的话,下一轮就跪也实在是太难看了。

所幸的是,第四个怪物也被她一枪撂倒了。现在她放下心,安心的等着自己在第五个怪物上失败。她在第五个怪物扑上来前给了它一枪,意料之中的,怪物并没有消散,而是继续向她冲去。她带着一点点的失落抱着枪蹲了下来,有些狼狈的躲过这一击,顺手扣动扳机,让天意开这一枪。

天意说:好的。

然后怪物消散了,她又打中了。

她几乎能够听见张宏泽的赞叹声了。

“哇哦。”她自言自语,“等下要是很惨地输了就真的很尴尬了。”

十一、

赵秦安现在蛮紧张的。

周言现在比她还要紧张。

本来他看完张宏泽的战斗有点小小的绝望,觉得自己一定是这里最差的人了,但是他又看到赵秦安开完一枪后累到手都在颤抖,他觉得还是有点希望的。他几乎已经肯定赵秦安比自己弱了,虽然这样不厚道,但是他真的希望赵秦安能帮自己垫底。

谁能想到看起来很弱的赵秦安有着那么强大的运气?

他万分希望赵秦安就在第六个怪物上败下阵来,陪自己一起垫底。自己这样真是个垃圾,但是管他呢。

赵秦安又一次一枪一个。

哦,他在心里想,这就是惩罚了。

身边的张宏泽高兴得像是她才是那个被幸运看上的人。他重整了一下心情,最弱就最弱好了,我不是那么在意的。然后他也为赵秦安欢呼起来。

都是队友,分什么高低。

周言是看开了,赵秦安还没有,她几乎要开始怀疑莫宇是不是在玩她了。哪有人能运气这么好,一枪一个打到现在。何况即使真的有人运气这么好,也不应该是她。

她抱着枪跑得远了一点。怪物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她要确保自己起码能开一枪。一枪就足够了。

怪物的一部分脱离出的躯体擦过她的衣角,她能感受到一阵凉风吹过。跳开来,有点费力地扛起枪,对准一团黑影,扣下扳机。

没有打中。

她被怪物按倒在地上,有些慌乱地闭上眼睛,在惊恐无措之中费力地又开了一枪。压迫感顿时烟消云散。她转头去看莫宇,莫宇摆摆手,又指指她:“我没动手,是你。”于是她又把头转回去,闭上眼睛抱着枪躺着喘气。休息了30秒后又站起来,跑向更远的地方。

这次她一连开了三枪,感谢怪物体型庞大,她总算是打到了它,又是一枪毙命。欢呼的声音并没有随着距离的遥远而减弱,赵秦安甚至听得清他们的尖叫。

怪物的体型愈发庞大,速度的增加相比而言不再那么快,这对于别人而言也许意味着战斗的时间更加长久,对于赵秦安,这却意味着战斗更加简单了,她的命中率变得更加高,而每一次命中,都意味着战斗的终结。她还是难以适应如此快的速度,但所幸距离拯救了她。她尽量多开几枪,以便于怪物不能躲开攻击,一场战斗往往结束在离她1米远的地方。

在看过张宏泽的战斗后周言和莫宇对于这样快速结束的战斗表示出了极大的赞扬,而张宏泽本人对这种类型的战斗不是那么欣赏。

“这根本就是同样的场景反复上演!这有什么好看的!我们都知道她会赢的!”

“那也不一定。”周言说,“你看到没有,她对于战斗的专注力显然下降了。在最开始的紧张之后,她开始放松了。而且她的体力也有限,最开始她就已经表现出对于步枪重量的不适应了,她的四肢现在都在发抖。”

张宏泽退开了一步:“你看得这么仔细,很像一个变态啊。”

但是他说的没错,张宏泽看着赵秦安想,她的手抖得很厉害,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看出她的疲惫了。

她慢了一拍,在她开枪之前怪物手一样的部位已经直冲她而来,而此刻她根本没有力气再抬起枪。她垂着手站在那里,来不及作出一点反应,只能看着怪物的手一点点靠近她,像是刻意调成了慢镜头一样。

时间突然恢复原状,眼前大片的黑暗突然消失,莫宇收回了怪物。

“13个,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于是她放下步枪,坐在地上认真地休息。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十二、

张宏泽扶着赵秦安走回去,周言跟在她们身后,帮她们拿着武器。

周言本来是想由他扶着赵秦安回去的,没等到赵秦安回答,张宏泽已经扶着她站起来了。“你来不太合适。”她说,“你拿东西吧,我腾不出手。”

“你说的有道理,我来是不太合适。”

他们走回去时,看到朱决已经准备开始了。

“你没拿武器?”周言看到他手上空空如也。

朱决回了他一个关怀傻子的眼神:“我带了手套,这就足够了。”

张宏泽惊喜地看着他:“你也喜欢近身战?”

朱决这次不敢回以鄙视的眼神,认认真真摇头说:“我喜欢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战斗。”

众人一时语塞,只好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他们站到莫宇旁边,开始看朱决的战斗。周言靠近了莫宇一点,小声地询问他:“你怎么想的?我觉得这个人的画风和我们很不一样啊。”

莫宇回头看周言,较长的头发差点打到周言:“他的性格不是很适合做热血少年漫画的主角吗?”

“朱决他是比较适合做漫画主角,但是……等等?朱决的名字原来是这个用意吗?”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有点好笑!”

另一边。

“我差不多可以自己站着了。”赵秦安对张宏泽说。

“你真的没事了吗?我看你脸还很红,不要硬撑。”

“没事了,我没那么弱的,你真的可以放开我的。”

“那我去看看那两个人在笑些什么。你真的没问题吧?”

“没问题。”

在他们闲聊的时候,朱决已经开始了他的战斗。他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前几个怪物,出手迅速简洁,毫不留情。

在他们分享完有关朱决名字的梗之后,下一场战斗已经开始了。朱决站在原地等着怪物冲上前来,打退了怪物的一波攻击之后顺势直击怪物的躯干,怪物黑色的躯干上仿佛泛起涟漪,足见力道之大。但怪物还是没有消散,于是他又趁怪物攻击之时,对准它伸出的肢体攻击。如此几回,怪物便自然而然地消散了。

怪物变得更加高大而迅速,直接接住攻击的方法逐渐不再适用,于是朱决转而改为主动出击,在怪物迎面冲来之时也向它冲去,借着两者的速度,使得攻击的力度更大。但反作用力将他推开,踉跄了几步后才得以站稳,而怪物显然不需站稳,它伸出一部分躯体触碰地面,发力使得自己得以再次冲向朱决。朱决选择不去躲开攻击,而是抱住它的躯体,趁机跳上它的身躯,站在怪物的身躯上一边抵挡着攻击一边见缝插针地进行攻击。同时防守和进攻使得他有些力不从心,几轮下来他显然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但是所幸先支撑不住的是怪物,连续的攻击使得它消散了。

显然这样的战斗比较对张宏泽的胃口,她看得津津有味。

“虽然是个中二病,但是打起架来也挺不错的。”她评价。

“你不觉得他像是在模仿你打架的套路吗?”周言问到。

“有吗?我用的是剑,他用的是拳,这怎么模仿?”

周言看着朱决的战斗,默不作声。

朱决的战斗还在进行中,他的动作相当迅速,反应敏捷,出拳有力。但是此刻萦绕在大家心头的只有一件事:他就一定要大喊大叫吗?

伴随着朱决的每一次出拳,他都要大声地喊叫,宛如武侠电影里一样的情节来到现实中总是让人由衷地感觉到尴尬和羞耻,而他本人似乎对此一无所知也不甚在意,依旧上蹿下跳地进行着战斗。

但他终究还是年轻了,也没有张宏泽那样的体力,终于在第19个时,他气喘吁吁地接受了失败,只差一点,怪物的肢体便能穿透他的腹部。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我先送——”“等等。”朱决出声打断莫宇的话,“你还没说我们这里谁最强。”

“这还用说吗?”周言拿着修正带很不耐烦,“你看数量不就知道了。”

“数量不能够代表什么。我需要知道我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

“你真闲啊。都是队友要什么排行啊?”

“呵,你是太弱才不想看排行吧?”

“这话不要随便乱讲啊,万一我比你强呢?”

争吵一触即发。张宏泽带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着他们,莫宇和赵秦安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信你会比我强,你行你上啊!”

“行啊。”

莫宇看着周言:“你说什么?”

“我说行,”他把修正带放在地上,“我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