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妖琴师/鬼女红叶】红白

喂一口邪教
红叶使我快乐
你弹琴来我跳舞,画面多美,不来一口安利吗小伙
阴阳师21级就删号了,还直播了SSR喂达摩,所以剧情并没有看完,有bug请大家稍微忍一忍【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
以上

他在秋末冬初时来到这片红枫林,满山的红叶热烈地燃烧生命,似乎立志要将寒冬的风雪化为夏至一般的灼热。
妖琴师向来与琴为伴,云游四海,居无定所,见过的美景自然是数不胜数,此刻却也被这满山红叶如此执着而疯狂的颜色所震撼。他取下长琴演奏乐曲,由着这纷纷红叶伴随琴声起舞,满山的红愈发热烈而澎湃,汹涌如浪潮般席卷而来。
妖琴师一心一意弹琴,激昂的乐曲从高山上直落而下,溅起纷纷水花,迷乱观者的眼,迷惑看者的心。
一曲弹罢,层林尽寂。他收起琴,回望红色的潮水逐渐回归平静,想着若是为了这难能一见的美景,在此地留到冬日也未尝不可。
妖琴师第二次到来时就有些后悔了。
他本以为知晓这片红枫林的只有他一人,可以任由他肆意演奏,不会有任何人不识趣地打断他的乐曲,此次却撞上了一个女子。
说女子或许不太恰当,他察觉到对方也不是人类,用女鬼称呼可能更加贴切。
女鬼正在枫叶中翩然起舞,黑发如墨,赤眸如火,足尖轻轻触地一个回转,宽袖高高挥起一个侧身,衣服上精致的枫叶与树上坠落的红叶在这舞蹈中化为一体,跟从着女鬼的动作在空中跳跃。
红叶作响,妖琴师看着女鬼的舞蹈,生出演奏的愿望。
他遵从本心,从不拒绝对音律的渴望,于是他席地而坐,将琴摆在面前,面对着红叶纷纷,和红叶下的女鬼,将热烈的琴声倾泻出来,顺着她的舞姿流淌。
起舞的女鬼一边舞蹈,一边对着他的方向微笑。
妖琴师看见火在林中燃烧,看见水在陆上奔腾,看见烈焰与红水相遇后腾起白雾,刹那间滚烫又圣洁,然后化为死寂。
一曲终了,树下的女鬼向他走来。
“吾名红叶。”她笑着说。
“妖琴师。”他回答。
这就算相识了。

他们之间不常言语,总是一个起舞一个弹琴,红叶身上的饰品摇坠的清脆声响混着妖琴师的悦耳琴音,说安静却也不安静。他们偶尔也会交谈,散漫地谈些自己的见闻。有一日妖琴师突然说起,在冬日到来之前,他决定留在这片红枫林里。红叶听闻他的决定,突然以袖掩口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妖琴师皱眉,神色不悦地看着她。
“我这个主人还没同意,你就自己决定要留下了啊。”红叶靠着枫树看他,“况且我这片林子,可没有冬天。”
妖琴师转头看向满山热烈的枫叶:“妖力?”
“猜得不错。”红叶抬手接住一片落叶,又将它抛在地上,“这片林子靠我的妖力维持这幅美丽的样子,这样无论晴明大人何时到来,我都能让他看到最完美的景色,让他记住如此美丽的我!”
提起她的“晴明大人”,她又像个少女般沉浸在爱的深沼中无法自拔。妖琴师看着这样的她,觉得实在是无法理解,心中又对这种痴狂的情感暗暗不满,于是又弹起琴,将情感诉诸乐声。
红叶这次没有起舞,就静静地靠着红枫看他弹奏,红色的枫林衬着白衣的琴师,难得和谐。
“你弹得真好。”她笑着把一片落叶递给他。

枫林没有冬日,但是冬日还是会来,林外白雪已经簌簌落下,不一会儿已经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寒冬下,唯独红叶还在那里,像是汪洋大海里的一叶扁舟,让人生出倾覆的担忧。
妖琴师说:“我要走了。”
红叶看着他:“走就走吧。”
妖琴师又皱眉,不满地问她:“你不需要我再演奏一曲吗?”
红叶又笑起来:“真不知道你的性格到底算不算好!”然后又点点头,“再弹一曲吧。”
于是他又抚琴,背后是漫天苍苍的霜雪,他一边演奏,一边看着红叶在红枫里起舞。
不愧是绝美的女鬼。他想。
琴声狂热而悲凉,像是不知何人对谁痴狂的迷恋。
“弹好了,”他收起琴,“我走了。”
“好好好,你走吧。”红叶又递给他一片落叶,“上次给你的你肯定已经扔了,再给你一片吧。”
于是他接过礼物,走向白色的世界。

平安京的大阴阳师,名号已经传遍世间,妖琴师又在故事里听到了熟悉的名字。
“知道吗,那个吃妖怪的女鬼被晴明大人收服了!”
又是晴明大人。他想。
收好两片开始枯萎的红叶,他又离开去寻找下一个静谧的地方。
琴总是有地方弹的。

END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