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终于轮到我来拯救世界 7

九、

“你们已经挑好了吗?”

此时的朱决还是一脸纠结的站在武器堆面前,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无法自拔。莫宇大概也是懒得管他,转而去询问另外两位队友的情况。

“是的,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的。稍微等一等。”

接着那些黑色的怪物又一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张宏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开始了吗?”她问。

“开始了。”

她拿着剑等着自己的对手。

她轻松地解决了前三个怪物,周言想到自己在第三个怪物上所呈现出的狼狈,觉得越发丢脸了。还好大家都不知道。

第四个怪物出现了,高大且灵敏,和大家都差不多的身高,张宏泽冲到它面前,给了它一剑后迅速退开,恰巧躲过怪物的一击。“呼,真危险。”她笑着说。然后她跳起来,对着怪物像是头一样的东西狠狠地斩下去,看着怪物消散。

第五个更加高大而灵敏的怪物走上前,她趁着怪物还没有动作之时,上前在它的四周都斩了几下。

毫无作用。

怪物开始移动,速度极快地冲向张宏泽,周言听到身边的赵秦安吸了一口冷气,再看看面前笑得很嚣张的张宏泽,他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在面临着艰苦的战斗了。

张宏泽蹲下躲开了怪物的那一击,趁机顺手用剑在怪物的身躯上划了很长的一道痕迹,在怪物的下一击蓄势待发之时,她猛然跳起,降落在怪物身上,把剑狠狠地捅进怪物的正中心。然后她跳了下来,凌空接住了自己掉落下来的剑。

怪物消散了。

真的帅气。周言想。但是太冒险了,如果怪物没有消散,那么不就是失去了自己的武器吗?如果接住剑的时候晚了一步,手就会被锋利的剑刃划伤。

得了吧,你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明明就是羡慕人家比你帅气比你有能力。他听到心底有个声音在窃窃私语。

去你的,他在心里回答,我不爱吃葡萄,皮太难剥。

第六个怪物来了。有一瞬间周言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回想起昨天自己的丢人时刻……不说也罢。然后他睁开眼睛,仔细地观察这一场打斗。

然而打斗却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艰难,张宏泽看起来很轻松地解决了它。

尴尬了。

但是张宏泽的战斗并不会顾及周言这点小小的尴尬,第十个的身形逐渐出现了。

他听见张宏泽发出了“哇哦”的惊叹,听见赵秦安的手指紧张地敲打步枪,听见自己的心跳。

几乎就在一瞬间,在所有人屏气凝神希望找到一句完美的话来吐槽这个怪物惊人的高度和庞大的身躯以及根本看不出形状的模样的时刻,这个怪物开始了攻击,它以极其快的速度冲向了张宏泽,同时身躯上的一部分飞出来打向了她。

她举起剑堪堪挡住了那一部分的攻击时,怪物的本体已经近在咫尺了。于是她决定不躲了,以攻代守,她顺势把剑横劈向怪物的躯体,然后松开手,弯曲膝盖,接着惯性让自己滑到怪物的“背后”,然后向前伸出手,抓住了剑柄。

这剑是长她身上的吗?周言想,为什么就是不会掉呢?

显然刚才轻描淡写的一击并没有什么作用,怪物的速度甚至都没有减缓,它继续以高速向张宏泽冲过去。“靠。”他们都听见张宏泽骂了一句,然后看着她顺着怪物的身躯跑到怪物的身上——她大概是真的很喜欢近身战——她把剑拿得尽可能低,以便于自己奔跑时,剑尖也能在怪物身上添点伤痕,虽然它根本不会有伤痕。

其实她根本没什么时间在怪物的顶部来个致命一击,起着手的功能的部位一直在不间断地攻击着她,虽然会发生两个手缠在一起的情况,但是这个怪物可不止两个手,它的身躯仿佛是液体一般,能够从本体里分出手来攻击,源源不断。张宏泽站在怪物的声音上似乎都能够感觉到液体的流动。但是她没空仔细感受,她一次又一次挡下怪物的攻击,将它的手砍断。似乎因为断手的缘故,怪物的体积变得比一开始小了一点,但总体而言,这种消耗战并不适合张宏泽,她,就目前而言,是不能坚持到怪物的身躯彻底缩小到她可以一击毙命的程度的。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怪物突然爆炸了。

也许有点歧义,并不是怪物本身爆炸了,而是怪物的身上开始爆炸,准确的说,是张宏泽先前所在的区域爆炸了。

之所以是先前,拜她超乎常人的预感所赐,张宏泽已经从怪物身上跳下来了。

怪物开始消散。她若有所思地摸了摸口袋,然后恍然大悟地转头对他们大喊:“那个飞镖一样的东西原来是炸弹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