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终于轮到我来拯救世界 6

八、

自从昨天丢人到根本不想想起的模拟战斗以后,周言就没有再见过莫宇。这样挺好的,他想,那么丢人的事情我不愿意回想起来,尤其是那个家伙还一脸不在意的安慰我,更加烦人了。

周言放纵自己去尽情写作业,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的痛苦感逐渐冲散了他的羞耻,但是还是不甘心。

谁能想到自己输给了那么丑的东西??还是在自己离漫画主角一步之遥的情况下输得一败涂地?现实太残酷,漫画全他妈骗人的。

他自怨自艾又怨天尤人地咬着笔头,心不在焉地进行着抄写的作业,也不顾自己的字迹潦草到何种境地,只是期望以此来抒发自己心头的不满之情。在这种情况下,显而易见的,他抄错了一整行单词。暗骂了一句以后,他狠狠地拿起修正带,势要在作业本上留下一长条丑陋的白色痕迹时——

他摔倒在地上了。

握着修正带,像是被抽掉椅子一样,以一个莫名好笑而尴尬的姿势摔倒在地。

还是在一群陌生人面前。

人生最羞耻的时刻也不过如此了,现在他只想死。

死之前还是先得把莫宇打死。

正如大家所喜闻乐见的那样,莫宇在一个堪称完美的时刻,把周言传送到了他的空间,把他,和莫宇刚找到的新的队友们放在一起,打算进行亲切友好和睦友善的会谈。于是,周言在自己未来的队友,现在的陌生人面前,做了一个完美的亮相。

听,大家都在亲切友好的微笑呢。

“所以,”他装作满不在乎地起身,拍拍根本没有灰的衣服,低头整理了一下着装,顺手把修正带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抬头,环视面前的人们,“我们是队友了?我叫周言。”

面前两位女性已经停止大笑了,不如说其中一位根本就没有大笑,只是捂着嘴不住的颤抖着忍笑。总之女孩子们已经恢复了情绪,冷静的点头做了自我介绍。

“大概算是队友了,我叫张宏泽。”之前大笑的那位短发的女性说到。

“你好,我叫赵秦安。”那位忍笑忍得很辛苦的女性向他微笑。

“幸会。”周言沉稳的点头,然后转身瞪着莫宇,“我猜那个笑得停不下来的人暂时不能开口了,你代他介绍一下?”

莫宇被他这一瞪,吓得赶紧止住了笑,正要开口,背景里一直不间断的癫狂的笑声终于停了下来。

“哈哈,不,不用了哈哈哈哈哈哈。咳,我叫朱决,今年初三开学高一。”

“我今年高二。”

“我们两个都是高三毕业生。”

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莫宇出来打圆场:“总之,我们先来测试吧?”

“他们还没有测试过?”

“他们刚刚加入,没有时间测试,所以我才让大家一起,一个个进行测试的时候你们也可以在旁边围观学习。周言就不用再测试了,你的数据我已经拿到了。”

“对不起打扰一下,请问是什么测试?”赵秦安询问。

“战斗力测试?大概是这样的东西吧,你们武器拿了没有?”

此时莫宇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就说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说着他又不知从何处拿出了那些武器,像个地摊小贩一样兜售着自己的产品,“你们自己挑吧,不限数量。”

朱决站在前方一脸鄙夷,“没有法杖吗?你们的武器库真是寒酸得无法入眼。这些东西的质量,真是让人不屑一顾。有忍术卷轴吗?”

莫宇乐呵呵地看着他:“没有。”

朱决叹了口气,“人如蝼蚁般生存已然不易,如今为家园而战的武器也简陋得难以直视,果然,胜利的源头,都只能是我们心中对于正义不懈的追求啊。”

赵秦安和张宏泽暗暗地离朱决远了一点,周言以一种复杂的表情转过去问她们:“这人什么毛病?”

赵秦安皱着眉摇摇头,并不想对此作出评价,张宏泽却相当直接地指出:“中二病吧。他说话不带吾啊汝啊已经不错了。”

“初三还这样吗?他已经过了国中二年级啊。”

“我们也是一样的,不然谁会信那人的话真的跑来拯救世界。”张宏泽拿起地上的长剑仔细审视,然后转头去问赵秦安,“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赵秦安闻言也打量起她挑选的武器:“样子挺好看的,恩……但是,我觉得会不会很不实用啊?毕竟近身战很难打,而且很危险的……”

“这个不用在意啊,不是不限武器数量吗,再加一点别的就好了。”

“你们两个认识?”

听到周言的话,两位女性都回过头看着他,然后理所当然的开口说:“不,刚刚才认识。”说完又讨论起了武器的选择。

“我拿这个剑还有这个像是飞镖一样的东西好了。”

“唔……我想试试步枪……”

“你扛得动吗?”

“应该可以吧……而且还有刺刀,我觉得挺好用的。”

“你说实话,是不是还想要意大利炮?”

“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