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不义】RED SIGN(短/一发完)

-RED系列(不
-依然不虐
-疯狂私设

红太阳囚室里有一套桌椅。

看起来简洁无比,却意外地符合曾经的人间之神的身高和体型。四面都是红太阳的光线,没有采光不良的担忧。桌椅被固定在床的旁边,靠得不近不远,是走两步就能够到的距离。

他初来时还为此在心底发笑:人们已经把他关在这个剥夺他一切超能力的地方了,却还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牢牢固定在地面上。

同时他又燃起了愤怒: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保护这群无知无能的人类,而他们却害怕他到了这种地步。

他想起自己曾经告诉另一个超人:“恐惧是唯一能让人们明白事理的方法”,他当时忘了自傲地补上一句:

而我已经比蝙蝠侠还要熟练地掌握了这种方法。

蝙蝠侠最多只让哥谭畏惧,而他却已经能使整个地球为他而颤抖。

即使身处牢笼,对他的惧怕也不会停息。

看看我们,他想,布鲁斯,看看我们。曾经我是希望,而你是恐惧,而如今呢?你成了人们的呼唤的对象,而我却被你关进了监狱。

布鲁斯,都是因为你。

曾经的人间之神感到自己将要被愤怒的烈焰所吞噬,而此刻他却无从发泄,所以他只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缓缓站起身走向那套桌椅。

那是他作为克拉克·肯特时留下的习惯,当他心情烦闷,将要被负面情绪所控制时的发泄方式。

他会提起笔来书写自己的情绪。

也许常人会选择深呼吸,会对着沙袋发泄情绪,会跑到海边咆哮来舒畅身心,但他不能。

超人的深呼吸会使城市冻结,超人的一拳能使地球碎裂,超人的咆哮会引发海啸,他不能这么做,他只能小心翼翼,谨慎地对待一切,就像对待易碎的娃娃一般。他不能用这些方式发泄自己,他只能默默地吞回他的情绪。

而写作拯救了他。在他的力量越发强大的同时,他逐渐发现,写作是如此美妙的一种发泄情绪的方式。

他可以用一支笔,把所有的不快全都倾吐到一张薄薄的纸张上,像是某种古老的魔法一般,他的负面情绪就这样传递了出去,而不至于毁坏任何东西。

好吧,也许是会毁坏一两支笔,但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也是他为什么后来选择了记者这个职业的原因,因为他发现文字有时比力量更加强大。

这也是他为什么被露易斯吸引住的原因,因为她的文字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大。

但即使强大如露易丝,也在噩梦般的那天,被小丑夺走。

愤怒的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他举拳狠狠砸向了那洁白的桌子。如今的血肉之躯感受到了猛烈的疼痛,但他无暇顾及这点伤害。

他知道桌子上放着一只笔和一本笔记本,而且都展露着和这个囚室一样的,令人心生烦躁的白色。但刚才那一拳,却让他看见了一点不一样的色彩。

他伸出手,把笔记本翻了过来。

然后他看见了希望。

是他的家徽,是曾经被他放在胸前,与他一同俯瞰这个蔚蓝色的星球的标志,是他那已经变为无垠宇宙中的尘埃的家乡给他的最好的礼物。而此刻它被印刷在一本笔记本上,像是他曾经见过的那种超人周边一样。

他的标志曾经在大都会被大街小巷地张贴,做成日用品融入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即使做工粗糙,但购买者还是乐此不疲。

队友们也曾经开着玩笑怂恿他去申请专利,要拿收来的版权费增添瞭望塔的零食储备,他当时笑着,以不能暴露秘密身份为由拒绝了他们的提案。

他那时觉得这已经是最好的报酬了,这个星球的人们接纳了他这样一个外来者,大都会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温暖着他,这就已经足够了。

但如今的大都会已经没有阳光了。

白色的桌子映衬着这本笔记本上鲜红的、做工精细的标志,看起来刺眼极了。而更刺眼的,是这标志之下打印的名字:

克拉克·肯特。

烈焰向上攀升,烧断了雀鸟停靠的树枝,一路烧向湛蓝的天空。

愤怒的独裁者摔下了笔记本,用此刻不再坚硬如钢铁的拳头砸向透明的特质玻璃,用凡人的声带嘶吼着:

“布鲁斯·韦恩!这就是你的讽刺吗!”

警报声在空旷的囚室外响起,红太阳加大了功率,走廊外的脚步声匆匆忙忙,但卡尔·艾尔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没有发觉。

“克拉克·肯特已经死了!那个记者死在了大都会!死在了核弹的爆炸里!死在了你和小丑的游戏里!他不会再回来的!”

“收起你的惺惺作态!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懂!”

他愤怒的对象终于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看起来一如既往。

蝙蝠侠穿戴着他的制服,即使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谁,他也依旧固执着不愿脱下这一套铠甲。

此刻蝙蝠侠在玻璃之后笔挺地站着,仿佛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但也只是看似没有而已,他并非无欲无求的神灵。

只不过能从他此刻的样子看出他真正情绪的人,大多都早已经不在了,而世上独留的那一个,此刻在囚室里向他咆哮。

事实上,卡尔·艾尔也已经看不清了,囚室那么广袤,而他们相距实在太远。

“布鲁斯!这是你的讽刺吗!”曾经的人间之神向凡人怒吼。

蝙蝠侠一语不发。而卡尔·艾尔怒极反笑。

“如果这是你的讽刺,”他说,“那么这是对我,还是对你?”

蝙蝠侠终于开口:“对过去,和更遥远的过去。”

低沉的声音由电和磁传递到了囚室,由空气的震动传递到了神的面前。他首次在囚室里听到了不是来自自己的声音,但他此刻无心感慨。

烈焰还未被浇灭。

“我一直都是人们的希望!”他喊到,“是你剥夺了我的一切!是你将我变成现在这样!是你,布鲁斯,你把神变为了阶下囚!”

他再也没有听到对方的回话,于是他转身,拿起了那本笔记本。

他对着那个漆黑的影子撕下了封面,鲜红的标志和克拉克·肯特的名字在他手里化成了碎片。

“世界上不会再有克拉克·肯特,一秒都不会再有。”

他如此宣布了一个人的死刑。


—————————
红太阳囚室真的有桌椅,有没有被固定在地上我不确定,也不知道有没有纸笔。
但也算是人性化,避免了大超每天都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变成一只废超。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