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终于轮到我来拯救世界3

三、

世界有三个,或者说四个。

仙层、人层、鬼层。

还有无尽门。

这几个世界的名字当然不是仙、人、鬼这样带有中华色彩而且贬褒明显的样子,因为各个世界里有不同的语言,每一种语言对此都有不同的诠释。仙、人、鬼只是为了这个世界这种语言的使用者的方便而已,其褒贬也不一,此处不做详细解释。

只有无尽门,每种语言对此的诠释都是一样的。

是“无尽堕落的地方”。

“门”这个概念也和仙、人、鬼一样,有不同的说法,但含义是相同的,“门”是一个单位,每一个灵魂犯下大约三万次罪恶而堕落一门。

实际上,灵魂是存在的,也就是俗称的转世是真的。但所谓转世相遇还能相识,不过笑话而已。

做一个“生动”的比喻,一个灵魂是一张白纸,此生在上面洋洋洒洒涂满了墨迹,一旦死亡,这张白纸就会被重重地涂上一层白色的颜料,再次成为一张白纸,原先的字是存在的,但是不可能再次显现出来。但这个灵魂所犯下的罪恶是始终存在的,不会被抹去也不会被遗忘。

灵魂的诞生说来也十分的有趣,是在无形中孕育而出,被称为“帝”的存在。不犯下一点罪恶的,纯粹的白纸。一旦犯了罪恶,便立刻死亡,然后堕落,转世成为仙层一门中的神与明,成为真实世界至高无上的代表。同时无形中又诞生一个新的“帝”。

至于罪恶的定义,除仙层中位高权重的神与明以外,无人知晓。往下不必细说,只需知如此便获得灵魂。

然而灵魂并非永生,灵魂的破灭发生在无尽门中。

关于无尽门的事情,可意会不可言传,仿佛是什么禁忌,实际不过是大家以谈论此事为耻辱。这是一个垃圾堆一般的地方,堆积着无数罪孽深重的灵魂,称其为填罅。填罅堆积过多,就会导致分层的破裂。每到此时,仙层便会派遣仙前往无尽门,清理过多的填罅,保护世界的安定。

听上去就像一个正义的职业一样。

四、

“你需要知道的大概就是这些了。”合上笔记,莫宇如此说道。

对面的周言点点头,神色淡然,询问到:“那么我需要做什么?具体点。”看起来毫无被重塑了世界观的样子,冷静异常。

“暂时的要求是,你需要提高你的战斗力,我可以给你一个虚拟战斗的空间,然后我们需要前往鬼层,从一百六十四门开始,暂时地当我的保镖。然后——”

“按照你刚才说的,”周言打断了莫宇的话,“我们不是该去无尽门吗?而且做保镖?那地方到底有多可怕,还需要保镖?这就是你说的拯救世界?你去大街上随便找一个成年人都比我强吧。”

“我去鬼层有些事情要处理。拯救世界这种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我需要一个不轻言放弃,敢于做这件事情的人。同时,”莫宇的神情逐渐严肃起来,“这个人也必须在社会上毫无威信可言。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胆敢这么轻易的就告诉你关于世界分层的事情,自然是因为即使你说出去了也没有人相信。况且成年人被社会束缚得太重,很可能拒绝我的请求或者反悔,我不能冒险。”

“可……”周言正欲说话,突然听见门外有脚步声逼近,便立刻从沙发上跳起。

“我爸妈回来了!你先走——不行,会被看见……等等等等这样你听好了你现在是我同学玩游戏输了所以头上戴了假发手机没电了才到我这里充个电马上就要走了,记!住!了!吗!”

门口传来钥匙碰撞的声响。

一刹那间周言的表情又恢复成了他的面瘫高冷脸,从容地走到门前,为他的父母开了门,“怎么样?买了点什么吃的啊?”

他的父母笑笑,正想回答,看见沙发上坐着的莫宇,疑惑的问道:“这是……”

“他是我同学,放心,是个男的,我又不会把女生带回家,他跟别人玩游戏输了才带着个假发,也是蠢得可以。”话语从容,仿佛莫宇本就是他认识多年的好友。

“那你这是过来玩的?”周言父母显然相信了他的话。

“啊,我——”

“他是过来充电的,手机玩到没电了,刚好在这附近,也知道我住这里,就跑过来了,还蹭了我半天网。”

说着,似乎不经意间瞄了一眼时钟,惊呼:“喂我说,时间是不是快到了,你赶紧去吧等会来不及了!”接着便把他推出了门。

呆愣住的莫宇终于缓过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周言的家。

看着面前合上的大门,在某些错误的方面,他感受到了人层中的者具有的,强大的能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