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lifeline:归来【“我”视角】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从不知道自己还有当宇宙通讯员的天分。


我只是把多年前买回家的、旧的不成样子的通讯器修理了一下而已——我不是专业人士,只能凭感觉、审美,还有谷歌摆弄它——然后,我就接收到了来着太空的宇航员先生的来信。


那天,被我修好(姑且算是修好了吧)了几个月毫无动静的通讯器,突然就响起了声音,然后我得知,对面的人是一个流落到太空的宇航员。


起初我当然会觉得这是个恶作剧,幸亏我当时有闲情逸致,没有扔下通讯器不管。他声称自己是“瓦里法号”上的宇航员,我一边回复着他,一边打开手机搜索“瓦里法号”的信息,如他所说,是“以椭圆轨道冲着天仓四前进的飞船”,也的确有科尔比这名宇航员女士。如果这是个恶作剧,未免太过分而又太真实了。


我第一想法是报警,但是谁会相信我这个和“宇航”、“太空”这类词八竿子打不着的普通人呢?而我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面的泰勒先生,在一个荒无人烟的星球上忍受着孤独的摧残,即使我是个多么冷血的人,但见死不救?我想我做不到。


于是我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成了一个抱着通讯器不撒手的怪人。我没法知道泰勒什么时候回给我发来消息,但我不想让他等太久,我只能这么做了。


我慢慢知道了泰勒并不是专业的宇航员,而是个不能说他运气是好是坏的学生:获得了前往太空的机会,却失去了回到地球的飞船。他没有漂泊太空的经验,但他足够智慧和坚强。他的话实在是够多的,通讯器每次一响起,就总会持续几十秒,消息也接二连三地传来。但我想我能理解他。


我本以为这是一次还算普通的联系,泰勒很快就能搭乘上救援的飞船,我们为逝者默哀,也为生者欢庆。


但是现实永远那么混蛋。


被寄生了的朋友和实验鼠,发着绿光的眼睛,会消失的山峰,这颗该死的星球一遍遍刷新着我的认知,同时也摧残着泰勒的意志。当那个“幽默而又机智”的泰勒说出愿意被寄生的话时,我真是想顺着电磁波(应该是这个吧)冲过去打醒他,然而我不能,我只是一遍一遍地重复着“闭嘴,快跑!”。午后的阳光温暖地洒在我的身上,而我却由内而外地感受到了寒意。


拜托,不管是谁也好,上帝啊,拜托你一定要拯救泰勒!


谢天谢地,最后泰勒还是跑了起来,跑上了救援船,他们甚至还带上了阿雅船长一起,离开了那个该死的星球。


通讯到此就中断了,泰勒向我告别,连接就断开了。我心中的石头仿佛放下了,但又有点不对劲。这时我才发觉,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尽管城市里看不见满天繁星,只有几颗孤单地悬挂在天上,但是我知晓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艘飞船正在回到地球的怀抱。


我抬起已经凉了的茶倒了,重新泡了一杯热茶。


——————————————————————————————————————


事情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我的通讯器也像是彻底坏了一样再也没有响起过,报纸上寥寥数语地介绍了这起事故,没有绿眼睛,没有寄生。这是当然的,民众不会想要知道这些……可怕的东西。


报纸上介绍幸存者已经接受了治疗,我想如今的泰勒可能正躺在心理医生的咨询室里,描绘这这几天的经历,我坚信他一定会穿插许多琐事,比如有豆子的墨西哥面到底算不算墨西哥面。


    我打开冰箱拿了个果冻出来,现在我终于能够毫无愧疚地吃果冻了,天知道在泰勒说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果冻的时候,我内心有多么大的负罪感,他在外星球上挨饿受冻,而我却在地球的怀抱里衣食无忧。不过,一切都过去了。


没有任何奇怪的人士前来寻找我,我是指,没有黑衣人,推销的人依然孜孜不倦地上门,我想我永远无法摆脱他们了。泰勒应该是隐瞒了我的存在,对于这点,我很感激,我完全不希望我的家门变成什么景点,邻居们都冲过来询问我:“嘿!听说你和外星人有联系?”


哦等等,我可能也被传染上了什么“泰勒病毒”,我的说话方式都开始像他了。


我混乱的思绪被门铃声打扰了,我有没有说过我厌恶这样的声音?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面前似乎是个大学生,看起来似乎有点紧张,我可以肯定我没有见过他,但是有点熟悉的感觉。


“嗯……我想,你……你不介意我邀请你一起去喝咖啡吧?如果他们给我的地址没有错的话。”


“对不起,请问你是谁?”


“哇哦,我居然真的忘了自我介绍,真是和刚开始一样!”


刚开始?我想我可能知道为什么有熟悉感了。


“所以,你是泰勒吗?”


“当然!!哦……我是说,是的,没错,是我。我一点也不惊讶于你居然能认出我,真的。那么,怎么样,我记得我们说好的,喝咖啡去吗?我想我现在不应该喝太烈的。”


“可以。”


“好极了!那么我们走吧!”


“等一等。我觉得我应该是需要换件衣服再出门的,下次记得提前通知一声,我的通讯器随时开着。给我十分钟。”说着,我关上了门。说真的,我对于泰勒能够找到我的住址这件事一点也不惊讶,只求我的家门不要成为景点吧。


“天哪这是你和我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了!我以为你是那种一句话说6个单词以上就会全身难受的人呢!等等,你说下次?”泰勒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我换好衣服,然后打开了门,“难道没有下次?”


“当然有!哦对了,等等,我有点东西……嗯,要……给你。”他的声音逐渐微弱,低着头,接着他拿出了一朵花,递给我。


“外星植物?”


“嘿,这可是土生土长的地球植物,别问我为什么没有叶子,我想我最近没法看见绿色了。”


“好吧,我想喝绿茶了。”


评论(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