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万里墙头一jio跨。
万年不动笔,饥荒五百年。
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职业智障选手。

【原耽】静音垫 01

古人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宋轩说:狗屁。

 

(一)

宋轩,32岁,大龄单身男青年,目前就职于一家建材企业的人事管理部门,大小算个领导,工资也姑且拿得出手,算是整片老旧小区里说得上名号的“有为青年”。在这一带,只要提起他的大名,算不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也堪称是一代风云人物。

他出名倒不是因为他如何优秀,而是因为他大学时期那一场轰轰烈烈且寻死觅活的出柜。

说来惭愧,宋轩算是好死赖活,赶在18岁的末尾好不容易谈上一出早恋,终于是坐上了青春期的末班车,然而天不遂人愿,他对象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老爷们,于是先前花了十多年做的秀恩爱美梦一朝成幻影,犄角旮旯里都捞不着半点残缺了。

但那时候他快乐,于是也不计较那些,和自己对象整天甜甜蜜蜜,牵手拥抱不能在人前做,那就把恩爱放在言语眼神里秀个遍。30多岁的宋轩再回想起那段日子,只觉得无言以对,当时的自己满脑子都是蜂蜜,成天乐得像个花枝招展的蝴蝶一样飞来飞去,真是丢了大脸,幸亏最后这段所谓“黑历史”有了一个悲惨的结局,不然自己那群好兄弟指不定怎么编排自己。

谁还没个故事呢,宋轩一般都这么开导自己,虽说自己的有点往事故方向发展了,但总归是一段经历,都已经是30好几的人了,也没必要整天伤春悲秋,大不了自己孤独终老一世,反正自己还算有点积蓄,临老了把自己安排进一个优秀一点的养老院,老子到时候还是一条铁骨铮铮游戏花丛的好汉。

唯独有一点,宋轩始终有点耿耿于怀。

主要就是,这是他初恋啊。

初恋,一个泛着柠檬汽水味道的词汇,在他这里成了一个寥寥草草的伤疤。快乐吗?倒也快乐过,可左右算起来还不到一年,他美好的甜蜜的爱情就轰然倒塌了,甚至这倒塌都倒得莫名其妙,他前脚刚出柜,后脚对方一个短信就发过来,正式宣告他俩分手。宋轩至今还记得那时候自己揉着跪得生疼的膝盖看手机,被对方吓得手一抖,手机吧唧砸着自己的脚,疼得他一声哀嚎,眼泪汪汪。

一句国骂三字经带着一连串问号还没被他发送成功,对方又紧接着把自己拉入黑名单里,从此宋轩的生活不见天日。

那其实倒也没有,不见天日是有些夸张了,天日还是有的,就是偶尔刺眼了点。

这一晃14年过去了,两个人明明还在同一个城市,但是还就真的一次都没再见过面。不禁让人感慨着世间缘分玄妙,实在妙不可言,甚至都让宋轩有心怀疑对方往自己身上装了个GPS,每天绕着自己走,如避虎狼野兽。宋轩自己心里实在还是有些放不下这道寥寥草草的伤疤,于是唾骂那句无辜的老古话,什么狗屁的必有回响,他都念念不忘了14年了,就是滴水都该穿石了吧?他的回响呢?连个叮咚声都没听见,可见古话并不全是有道理的。

也别误会,宋轩心里并没打算来个死灰复燃,左右不过是心里存着点想看看前任过得如何的小心思,要是时间来得及,他还想再问问当年那个莫名其妙的分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仔细想想,两人再也见不着其实也没什么事。生活没了那些古古怪怪的爱情,也还是照样过,手底下的人一个赛一个的脑回路清奇,他一天到晚奔波在上海的高速公路上,轿车都快成了他第二个家,于是那些青春期里的小故事,就算当时再怎么波澜壮阔,现在也不过就是岸边的小小浪花罢了。

不过生活也不能全被工作填满,谁还没个正常的社交娱乐呢。于是宋轩从自己的日程表里死扣,深刻贯彻鲁迅先生的“海绵理论”,抽空去参加了一回大学同学会。席间觥筹交错,他借口开车,硬是滴酒没沾。昔日的好兄弟一个个抱得美人归,剩下他和几个单身汉坐在一起为爱流泪,甚至最后还跑去KTV里高歌一曲,唱自己真的还想再活five hundred years。大学同学聚会气氛挺好,几个活跃人物也挺会来事儿,闭口不谈现在如何如何,只聊过去如何如何,收入房产人脉更是一概不提,权当一群吃饱了没事做的闲散社会人员出来忆往昔峥嵘岁月。在这样气氛之下,多数人都喝了个嘧啶大醉,宋轩这个滴酒不沾的也被熏得没醉胜似喝醉,乃至他走回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都还有些摇摇晃晃,险些被台阶绊倒。

他睁着自己一双没有血丝的眼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车停在了哪里,于是潇洒利落地拉开车门坐进去,自己常用的那款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再次包裹他的大脑,使他像个海上漂泊已久的流浪者重回陆地般安逸又平静。

他又闭着眼睛,靠着座椅休息了一会儿,才终于伸出手来在驾驶座上一阵扒拉,找到了自己那包被压得皱巴巴的烟。他拿起烟打算开门下车,又想起不对,复尔把束缚自己已久的外套脱下,穿着那件在KTV里肆意打滚后变得同样皱巴巴的衬衫下了车,点起烟后把车门“啪”得一关,靠着门框吞云吐雾起来。

他眯着眼睛,在烟雾缭绕里看不分明,隐隐约约前方好像有个人影,他也不怎么在意,等到对方在他面前停下不动,他才察觉到不对,睁大双眼看清了来人。

这高档西服,这挺拔的身姿,这一张并不难看的脸……

我靠?

这脸怎么有点眼熟的?

“宋……轩?”对方犹豫着开口。

宋轩心里惊涛骇浪。

叮咚。

回响来了。

-----------------------------------

写在后面:

结局已定,更新随缘,人物稀少,不会群像,简而言之,不会太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