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万里墙头一jio跨。
万年不动笔,饥荒五百年。
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职业智障选手。

愚及众生

_

————————

所有哥谭人都爱哥谭。

这话或许有些太绝对了,但我的确深信不疑。

诚然,哥谭是个糟透了的城市,但我们都离不开她,我是说,“它”。

我们落地在这个城市,它的枝蔓就缠绕住了我们,让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牢牢扎根,我们难以挣脱开来,因为这枝蔓已经和我们融为一体了。

我亲眼见证了我的邻居一家快乐地搬离哥谭,一星期后他们又再次搬了回来。

“该死的,”女主人对我说,“那个城市的人都疯了,他们居然不允许我带枪进餐厅!难以置信!如果有人闯进餐厅,我打赌那个餐厅里没有一个人能跑得掉。”

她的丈夫在一边附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你知道什么最可怕吗,萨拉小姐,最可怕的事情是,一场火灾发生后,整条街的人都在大呼小叫,我们隔壁的男人甚至还敲开我们的门,建议我们像飞蛾一样冲进火场!”

我深知这一切对哥谭外的人来说,也许理所应当,但在哥谭,这不可思议。如果你不随身带枪,那么当有人拿枪对准你的脑门的时候,你就无法翻盘,如果你随意地离开自己的屋子,很可能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就被人套进麻袋,扔进哥谭港里。

哥谭就是这样一个城市。

我也不止一次地在自我介绍:“你们好,我叫萨拉,来自哥谭”之后,得到“哦,可怜的女孩儿,你一定受了很多苦”或者“哦是吗……你习惯用刀还是枪?”的反馈。

起先我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解释我手上并没有人命,我的家人也好端端地活着,可后来?我学会了一笑置之。

我的男友频繁地劝说我搬离哥谭,我也频繁地拒绝了他。我没法离开哥谭,我甚至能想象到有些公司在看到我的出生地后,会勒令我附带一份精神状况检测报告。

我不是在生气,也不是说这是一种地域歧视,因为实际上,哥谭的确如此。

我们的特产,除了那个光鲜亮丽的布鲁西,就是我们源源不断的精神病患者了,哥谭大学的心理系一度成为最热门的专业。

哥谭的垃圾堆里最常见的就是枪支和子弹,排在第二位的是凝固的血块和断指,别管它是从哪里来的,没有人会想要深究这一点,我向你保证。

枪击和火拼时不时会在街头发生,我们会默契地关上自己的窗户,并锁好门上的第五把锁。

这样的城市凭什么值得被爱呢?

要我说,这也许是因为我们天生就适合这样。

哥谭日报的哥特字体,无人驾驶的自动列车,港口的枪声,和晚上荡过你窗口的黑色身影,我们在混乱中找到了自己的秩序,我们在混乱里如鱼得水,我们能敏锐地避开黝黑的小道,也能随时准备好逃跑,我们对这个城市知根知底。

你知道鼹鼠吗?你不能逼迫它走在太阳底下,因为它生来就适应地下。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