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我曾……

救世主回到家了。
他把自己残破的宝剑挂在床头。救世主就是用这把剑插进了魔王的心脏,驱散了萦绕大地数年的阴霾。
他把自己和伙伴们的画像放在了床头柜上,画像里的一张张笑脸,如今死的死、伤的伤,救世主的衣服下面也盘生着无数狰狞的伤疤,他现在还能拉开自己的袖子,指着其中的一条,给慕名前来的村里的孩子们讲他的冒险故事。
他的枕头下,压了一块艳红的丝帕,他至今还记得公主把丝帕塞进自己手里时通红的面颊。
他扔掉了所有的旧衣服,毕竟几乎没有一件衣服还能穿了,有几件上沾染了层层的血迹,早就洗不干净了。他扔掉前,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衬衣看了很久,他记得自己是穿着这件衣服,与魔王决战的,他的外套在龙炎中被烧得一干二净,他是最后穿着这件——原本是白色的——衬衣,刺死了恶贯满盈的魔王,现在它的上面覆盖了泥土和魔王的血,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
救世主想了想,还是把它一起扔掉了。
新生活。救世主想,我要迎接安宁和平的新生活了。

喝过生之泉水的救世主,衰老得比一般人缓慢,但却不能修复他伤痕累累的内心,无数个本应沉睡的夜晚,他从柔软的床上拔剑而起,巡视一圈才发觉,只是老鼠撞进了自己的米缸。

救世主家里的粮食不够了,于是他拿着自己的钱袋,时隔好几个月,第一次走出门,走去市集,打算买点吃的。
于是他才发现,自己的家乡在自己离开的那段时间变了太多了,新增了十几条小道,新建了十几户人家,农田里有了更多的人,却少了太多熟悉的脸。
他一边想,一边走去市集,到了商贩面前,才发现,自己带的钱不够了,王国欣欣向荣,物价早就不是当初的样子了,习惯了野外打猎的救世主,一时间呆愣在那里,然后才慢慢感到羞耻。
路过的报社记者远远地认出了他,一边拨开人群一边大声喊着“救世主”,伶俐的商贩眼睛一亮,拿着那袋土豆往他手里塞,边说:
“救世主来了,怎么能收钱呢!”
他就又呆住了,回忆起某位穿着粗布的妇人,把几碗热腾腾的面推到他们面前,笑吟吟地对身无分文的他们说:“勇者们来了,怎么能收钱呢!”
后来他被报社记者逮住,聊了许久他的冒险之路,直到他推脱自己腰上有旧伤,不宜久站,才得以脱身,抱着沉甸甸的土豆回家。
他还是偷偷把那袋金币放在了商贩的木车上,以偿还未能送去妇人墓前的白玫瑰。

他的精灵朋友,每隔几年会来看他一次,长寿的族群总有花不完的活力。他回想起当初的精灵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孩子,还未曾了解死亡的可怖,如今自己对面的精灵,容貌不改,却早已对死亡轻车熟路。
精灵此番一反常态,端着救世主破旧的茶壶一言不发。
救世主也不恼,就这样静静看着精灵的傻样子,等对方自己把话说出来,他们结伴走了太久,已经太过熟悉对方的行为了。
精灵把茶壶放下,海蓝色的眼睛直视对面的人类,精灵说:“公主嫁人了,是邻国,那个富庶之国的王子。”
救世主一把捞过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地说:“哦。”
精灵盯着他的脸,看着他轻轻吹凉了茶,然后抿了一小口。
精灵拿着精灵族最锋利的剑走了。
精灵再也没有来过。
精灵又失去了一位朋友。

救世主拿剑太久,已经忘了如何种田了。
可他已经没有钱了,当年列国赠送的珠宝,他拿去赎了一整座城的奴隶,以纪念那位奴隶出身的朋友——那位为了救他,尸骨无存的朋友。
他只给自己留了一箱金币,现在已经快要花完了。
救世主费劲心思拜托了村长,求他教自己如何种地。
村长诚惶诚恐地细心教导,并为他的进步神速而大加赞美。
救世主忍了又忍,没反驳自己本就是村民出身。
白日的太阳过于猛烈,他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思绪忍不住发散,便总觉得面前的村长太过年轻,不如当年须发皆白的那位老人稳重。
救世主摆了摆头,不想再想下去,把注意力放回了锄头上。
寒来暑往,他种的玉米都成熟了,他顶着烈日喜悦地收获,猛然发现一颗形态怪异的玉米,于是从高大的叶片间抬头,想要呼唤母亲来看。
张嘴的瞬间,他突然想起,如今已不是当年。
他扶了扶草帽,弯下腰,把那颗玉米摘下。

画像最后还是泛黄变旧了,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无可阻挡。

他把宝剑也摘了下来,细细封好,放进了仓库里。

他看上去没怎么老,可是当年听他讲冒险故事的孩子,已经生了个可爱的女儿,救世主在农田里抬头,看见那个小不点在放风筝。
风筝飞得真高,他本想看看风筝的样式,却被太阳刺痛双眼,不得不低头拭泪。

他裹着羊皮大衣,捧着热茶,靠着火炉睡着了,恍惚间被吵醒,于是起身打开了大门。
门外的老村长,须发皆白,背后是呼啸的大雪。
救世主问:“怎么了?”
村长说:“敬爱的救世主啊……”
于是他返身取来宝剑,踏入风雪。
他太熟悉这一切了,几十年前,也是这样呼啸的大雪叩开他的家门,怂恿他拔出一把稀世宝剑,怂恿他去冒险。
当年,他穿着单薄的棉衣,背井离乡,独自启程,弯着年轻的腰,抵御寒风。
今天,他昂首挺胸,像老友一样,问候漫天霜雪。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