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三尺之岸 03

✔直爱弯
✔百合注意
✔不定更新
✔有缘再见

这一年的艺术节将近了,还有两个星期,就能给他们带来一次短暂的解放。
赵雨出乎意料地被同学们推出去参加演出,她推脱的说辞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情绪高昂地摩拳擦掌的同学们压了下去,学习之余难得的放松让他们个个精神百倍,气氛一扫往日课堂上的阴沉,少年人的生气蓬勃在这方小小的天地。
“她歌唱得特别好!”始作俑者的张路隔着几条被课桌分开的走道大声喊,带起一批起哄的声音。
“去年合唱的时候我们都见识过了对吧!就决定是你了!”她的目光穿过走道,带着得逞的笑意看向赵雨。
于是她也不甘示弱地喊起来:“那张路也可以参加!她舞跳得也特别好!”
教室又爆发出大笑,青春期的少年们狡黠又单纯地陷入快乐之中,吵吵闹闹又肆无忌惮地撺掇着张路也参加表演。
于是她们一边叫着“此仇不共戴天”,一边在纸上签下两个相邻的名字。

高中的生活过于充实,两个星期仿佛转瞬即逝。
“谁敢拍照试试!”艺术节当天,换好衣服的张路恶狠狠地冲着班上威胁,引来一阵演技浮夸的哀嚎和发自肺腑的大笑。
然后她又转过身,把装着校服的袋子塞到赵雨手里:“要拍照只准赵雨拍,让你们拍我又要多十几张表情包!”
“哇你们,gay里gay气的!”
“真的,祝你们幸福。”
“我要上场了不跟你们吵了,”张路从临近走道的座位上站起来,跨出去一步又回过头叮嘱:“不准乱拍啊!”
“行啦你快去吧,不要挡着后面的人啦!”赵雨推了推她的手臂,“你就台上监督我们拍没拍照好啦!”
“没事,你能拍。”张路边走边说,“记得给我拍好看点!”
张路跳的是某个人气组合的新舞,节奏强烈,动作夸张,但是难度不算太高,为了适应单人的表演,张路稍微改变了一些舞姿,也删减了一些幅度过于大的动作,使得整个舞跳起来不至于那么费劲,于是也有了功夫看一眼班上的人有没有坏笑着拍自己的表情包。
然后她就看见赵雨抱着自己的袋子,举着手机,认真地在看她跳舞,在给她拍照。
明明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就是能看赵雨闪闪发光的双眼。
背景的音乐终于停下了,张路给台下鞠了一躬,然后跑下台,跑回赵雨身边的座位。
她拿回自己的校服,也接过赵雨递过来的水杯。
“辛苦了,给你拍好照片啦。”她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等下发给你。”
“大厅空调开得有点低,”她又说,“要不你现在就去厕所把衣服穿上吧?我节目还有一会儿,可以陪你一起。”
“等等吧,”她喘着气,“我现在有点累。”
真的有点累了,心脏跳的节奏快得不行,声音如雷贯耳。

等到张路换完衣服回来,正好赶上赵雨的节目将要开始。
她从前门进大厅,给站在一边等待上场的赵雨竖了个大拇指,看着赵雨笑起来,才走回自己的座位。身边的位置空荡荡的,它的主人正走上台阶。
赵雨没换下校服,就穿着蓝白色的春秋装站在台上,拿着话筒站在灯光下面,蓝白色反射光的能力很强,使得赵雨在台上,像是在发光。
张路看见赵雨握了握话筒,然后音乐响起来了。
她听见赵雨唱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里慢慢跟着下一句“心悦君兮君不知”。
她一向知道赵雨的声音好听,柔柔弱弱像是江南的烟雨,此时却突然觉得,她像黄河又似长江。
赵雨看向她了,明亮亮的眼睛往向了自己,于是她便输了,黄河决了堤,长江冲了坝。
张路站在仅剩三尺的岸上沉思良久,在赵雨向自己微笑的那一刻决定跳进这洪水中。
跳得豪情万丈、义无反顾。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