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过荒野卷起沙

杂食。
万年不动笔,饥荒500年,常驻南北极,友情向狂魔。
不谈恋爱不发糖,不想分手不捅刀。
STK专业,习性暗中观察。

花吐症

♦不一样的花吐患者
♦bug贼多,经不起深究
♦我是智障

他发觉自己开始吐出花。
连着根茎叶一起吐出来,长长的一条花划过食道,又痛又痒。
他把花栽培在地里,在公寓楼前的空地扒开一片杂草,把不知名的花根埋进去。
这不好,他想,这不是很唯物主义。虽然我身体里的元素大概能够组成一朵花,但是这是不应该的。
哪个人的身体会造花呢?
他上网查了一下,这似乎是年轻人们脑海中想象的疾病,带着非同寻常的浪漫和悲剧色彩,深受喜爱。
开什么玩笑。
他没去求医,不然说不定会被送进精神科。
然而在他吐出第二朵花的时候,他还是决心去医院,为医疗事业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他挂了五官科,五官科又转到内科,兜兜转转了半天,医院里上上下下的专家开会讨论了很久,跨省电话也打了数十个,一点头绪也没有。
本来只是网络上年轻人们虚构的病症,这下好巧不巧地在他身上被实现了,唯一的喜讯是,这花没有网上所说的传染性,但致命性却得到证实。
消息没敢传出去,不然一时间人心惶惶,容易引起社会动荡。
完全密封消息也不可能,但是即使说出去也没几个人信。
病情日益加剧,白大褂们手足无措。
要不你试试网上的方法,去亲你暗恋的人?他们对他说。
他撑着脑袋深思熟虑半天:没有啊。
医生们有点生气:你这是在拿你的命开玩笑!有什么能比命更重要?!
他点点头,又思考了半天:但是真的没有啊。
这下真没办法了,他想。
于是干脆出了院,回到家楼下,把那朵花给拔了。
虽说不会传染,但还是不要放在外面的好,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一部分。
这两天在医院里吐出的所有的花都留在了他们的实验室里,他想想那么多人全副武装地对着一朵花研究,突然笑出声。
还挺有趣。
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但是想破头也找不到一个暗恋的人。
不行,他想,我要活命。
化身接吻狂魔了一周,身边亲近的人亲个遍,结果只见消瘦。
花盆里的花越来越多,自己身体越来越差。
靠,他骂,这都是什么破事。
然后他想,花都这么多了,不然干脆开个花店,谁碰谁得病,大家一起死。
算了吧,他又想,人家都知道自己暗恋谁,而且这花根本没有传染性。
他看着镜子里将死之人的脸,怜悯又痛心。
算了,不治了。
我搞不好是喜欢我自己。

评论

热度(11)